置鸩于酒,置堇于肉。
 

余情

窗外在下着阴雨。这是秋雨晨最讨厌的天气。

空气很闷,让人昏昏沉沉的,忍不住想要睡下去。睡醒之后又头痛不已,浑身上下都黏糊糊的,非常难受。

秋雨晨一点也没有心情睡觉。

自从上次远远地看见李阳晟和他的前女友在一起聊天以后,他就再也没振作起来。


尽管有人察觉到了他的异状,但因为他身上散发的那种驱逐一切的气息太过强烈,最终也没敢开口安慰他。

而最熟悉他的那个人隐隐也明白,这不是他开口说两句就能处理得了的事情。

“回家吗?”

李阳晟装作往常一样,笑盈盈地跟他打了声招呼。秋雨晨从课桌边上的挂钩取下书包,一声不吭地朝教室外边走去。

秋雨晨自己也不明白,他到底在跟谁赌气。或许是在跟无能的自...

全文链接
 

——吻。

“哈啊……你怎么起那么早……”


悠夜推开了卧室的房门,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看向沙发上坐着的人。


“你睡糊涂了吧。我起得晚了,你的早饭怎么办?”


罗德里克·弗拉基米尔翘着二郎腿,躺在沙发上,悠然自得地端着一份报纸在那读着。


“也是……啊。谢谢你。”


圣桥悠夜一边理着自己的长发,一边走进了洗漱间,


“不过你干嘛像个老古董一样。现在哪有人还看报纸啊。”


“我对纸质的东西感情很深。我和它们相处的时间可比和你在一起久多了。”


罗德里克收起了报纸,随手丢进了空间袋:


“公主大人,今天我要出门一趟,午饭麻烦你自己动手吧,可以吗?”


“可...

全文链接
 

平凡无奇的日常

七月一日。

对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来说,这是个平平无奇的日子,事实也确实如此。

只不过,对于经历了一年地狱生涯的高三学子来说,这一天是新的人生的伊始。

距离高考结束已经过去了二十天,如同暴风雨般的狂欢已经逐渐转向了平静。该玩的也都已经玩过一遍了,该做的也都已经做过了。

合照、表白、通宵打游戏、或是旅游。也许这就是青春吧。

“哟,让你久等了。”

有人从后面拍了拍秋雨晨的肩膀,凑到了他身旁。

秋雨晨停住了在手机上打字的手,顺势把手机收了起来:

“没,我也是才刚到……”

“真的刚到吗?我看你都已经出汗了。”

李阳晟曲起食指,在秋雨晨的鼻尖上轻轻刮过一下。

虽然还没有进入酷暑,但温度...

全文链接
 

无题

“喂,秋雨晨吗?”

“对,没错,我是,一大清早找我干嘛?”

电话另一头的秋雨晨很明显还没睡醒,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应答道。

林枫有些不好意思,但既然电话已经打出去了,就没有放弃的选项了:

“那个……你今天能陪我看电影吗?电影票我已经买好了……”

“搞什么啊,一大早的就……?”

秋雨晨沉默了一会儿,突然讪笑着说道:

“——啊,我明白了。你原本是想约景宁出去,结果关键时刻还是犯怂了吧?”

“唔——!不、不是那样……”

“不用解释了,我懂的。就是你这种性格,才会至今还过单身节啊。”

秋雨晨笑了起来,

“算了,放着不管也是浪费,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吧。”

“那我一会儿去你楼下等你吧。...

全文链接
 

箭之色丶乃绿色

(一)

“初次见面。我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弓兵而已。不过既然被叫来了还是会好好工作的。”

眼前的绿色弓兵露出了今后会经常见到的商业微笑,这么说道。

默默无闻?在能够击碎星辰、或者能够降下神罚的千万大英雄中,居然还存在如此平凡的英灵,真的不是英灵殿搞错了吗——

绿色的弓兵苦笑着回应:

“——我也一直这么认为。不过很遗憾,看来并不是搞错了。没办法,我只能全力以赴地尽我所能,也请御主你全力以赴地容忍我的存在吧。”


(二)

第一次注意到这个“默默无闻”的弓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回想起来,大概是从那个城镇外开始的吧。

被称作罗宾汉——虽然他一再强调自己只是继承这个名号的无名小卒——...

全文链接
 

——他会被撕成微笑着的碎片。

前记:阳雨CP 异世界paro,BE向。有向UT致敬的片段。

希望诸位幸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一)

看着手中的短刀在月光下闪闪发亮,这使你充满了决心。

(二)

狂风呼啸。

卡特琳娜向着无人的地方说道:

“这场战争不会结束,只会毫无意义地进行下去。这不是由谁而起的战争,这是诅咒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了?难道你又想阻止这场战争吗?没用的,只是浪费力气而已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哼,随你喜欢吧。只不过,不要后悔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卡特琳娜自始至终没有回过头。她所看向的夜空,连一颗星都没有。

(三)

秋雨晨有一个必须要去的地方。他并不认识那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三十题训练】DAY3——穿错外套

“叮铃铃——”

“——啪。”

悠夜猛地一抬手,再一次把闹钟拍了下来,然后下意识地把闹钟抓到自己面前:

“……”

闹钟:

“……”

悠夜: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就七点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!!”


“这下肯定要被他骂惨了……”

悠夜叹了口气,慌张地从大衣架上抓起制服外套就冲出家门。

——昨天晚上,罗德里克特别叮嘱她千万不能迟到,然后才颇为不放心地离开。如果被罗德知道她还是睡过了的话……

“——不要哇——!”


一路狂奔到学校。就在悠夜跨入教室之后,预备铃准时响起。

“呼……哈啊、哈啊——”

——勉强算是赶上了。这样一来应该就不会被多说什么了。

就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三十题训练】DAY2——La fée dorée de la

“——晨。”

金色的妖精于正午之时悄然醒觉,抬起那柔弱的躯干,轻轻拉了拉悬在身边的绳。

铃所发出的清脆的响声,将一名忠心的侍从唤来。

“领主大人。”

名唤作“晨”的侍者,手中已端着一杯红茶,恭敬地摆在了妖精的身前。

用红茶将自己唤醒,是妖精每日的习惯。侍者侍奉伯爵已有若干年的时间,对伯爵的一行一动了若指掌。

妖精摆正了自己的姿态,端起了侍者所送来的红茶,小啜了一口:

“别忘了今天的晚宴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晨点了点头,看向妖精的眼神不带任何色彩:

“一切都交给我吧。”

他停顿了一下,又向她问道:

“如果大人还有什么吩咐,就请再传唤我吧。”

“你可以去忙了。”

卡特琳娜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三十题训练】DAY1——其中一方失去能力×你为什么对我家这么熟悉

这是一个发生在数百年前的、古老的故事。

也是一个毫无意义的、每个日常中的一天。

“喂,这里借我躲一会儿。” 

“啊?躲什么?等下,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?”

“猜的。”

罗德里克·弗拉基米尔甩着披风,突然就闯入了拉琪尔·萝丝芙洛拉的家中,这让躺在沙发上、还在眯着眼睛小憩的她大吃一惊。

也由不得后者惊讶。拉琪尔是一名居无定所的流浪法师,甚至以“云游的野玫瑰”这样的称号在魔法界闻名。这也是她前不久刚刚在这里租到的屋子。

这个地方离罗德里克的家——或者,用他一直坚称的那样:「宅邸」——还是有一定距离的。他不可能就这么突然找过来,更何况,这间屋子还被拉琪...

全文链接
 

芸芸众生·之其二

“林诩,你听说过‘碎灰’吗?”

我和沈瑛一起走回了教室。虽然教室里还有三四个自备午餐的学习狂在,但他们都低着头、吃便当的时候双眼仍死盯着桌上的试卷,就像是蓄势待发的猎人紧紧盯着猎物一样。就算是注意到了我们,也绝不会分神出来、浪费精力和我们搭话。

沈瑛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,“撕拉”一下扯开了红豆面包的袋子,向我问道。

“碎灰?”

我拿着面包的手一个哆嗦,差点把面包掉到椅子下面去,

“你怎么会问这个。在S市,应该没人不知道这个名字吧。毕竟,那个‘碎灰’已经上升成为一种都市传说了……”

至少,在我还在念初中的时候,“碎灰事件”就已经闹的沸沸扬扬,上了高中以后这事才逐渐平息下来。

据说就连...

全文链接
© 谦卑不恭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