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鸩于酒,置堇于肉。
 

【三十题训练】DAY2——La fée dorée de la

“——晨。”

金色的妖精于正午之时悄然醒觉,抬起那柔弱的躯干,轻轻拉了拉悬在身边的绳。

铃所发出的清脆的响声,将一名忠心的侍从唤来。

“领主大人。”

名唤作“晨”的侍者,手中已端着一杯红茶,恭敬地摆在了妖精的身前。

用红茶将自己唤醒,是妖精每日的习惯。侍者侍奉伯爵已有若干年的时间,对伯爵的一行一动了若指掌。

妖精摆正了自己的姿态,端起了侍者所送来的红茶,小啜了一口:

“别忘了今天的晚宴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晨点了点头,看向妖精的眼神不带任何色彩:

“一切都交给我吧。”

他停顿了一下,又向她问道:

“如果大人还有什么吩咐,就请再传唤我吧。”

“你可以去忙了。”

卡特琳娜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三十题训练】DAY1——其中一方失去能力×你为什么对我家这么熟悉

这是一个发生在数百年前的、古老的故事。

也是一个毫无意义的、每个日常中的一天。

“喂,这里借我躲一会儿。” 

“啊?躲什么?等下,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?”

“猜的。”

罗德里克·弗拉基米尔甩着披风,突然就闯入了拉琪尔·萝丝芙洛拉的家中,这让躺在沙发上、还在眯着眼睛小憩的她大吃一惊。

也由不得后者惊讶。拉琪尔是一名居无定所的流浪法师,甚至以“云游的野玫瑰”这样的称号在魔法界闻名。这也是她前不久刚刚在这里租到的屋子。

这个地方离罗德里克的家——或者,用他一直坚称的那样:「宅邸」——还是有一定距离的。他不可能就这么突然找过来,更何况,这间屋子还被拉琪...

全文链接
 

芸芸众生·之其二

“林诩,你听说过‘碎灰’吗?”

我和沈瑛一起走回了教室。虽然教室里还有三四个自备午餐的学习狂在,但他们都低着头、吃便当的时候双眼仍死盯着桌上的试卷,就像是蓄势待发的猎人紧紧盯着猎物一样。就算是注意到了我们,也绝不会分神出来、浪费精力和我们搭话。

沈瑛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,“撕拉”一下扯开了红豆面包的袋子,向我问道。

“碎灰?”

我拿着面包的手一个哆嗦,差点把面包掉到椅子下面去,

“你怎么会问这个。在S市,应该没人不知道这个名字吧。毕竟,那个‘碎灰’已经上升成为一种都市传说了……”

至少,在我还在念初中的时候,“碎灰事件”就已经闹的沸沸扬扬,上了高中以后这事才逐渐平息下来。

据说就连...

全文链接
 

无悲之妄,无悲之孤

——第一节。
无名冢。
班克罗夫特·迪达沃斯坐在一棵被砍掉一半的木桩旁边,颓废地握着手中悬着的深灰色酒壶,贪婪地将嘴凑近了酒壶口,然后再一次、再一次地发现,酒壶之中已经没有酒了。
连一滴酒也没有了。
事实就是如此。他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离开过这个枯木林了。在埋葬娜奥米·那迦弥忒之后的日子里,他永远地坐在了这棵木桩旁边,呆坐在世界的角落里,呆呆地看着天空变成黑色,又再度变成白色。
在他植根而下的第一天,他就已经喝光了酒壶中的酒——然后,他重复着喝酒的动作,哪怕酒壶中已经不存在任何东西,仍旧一次又一次,反复地执行着这个动作。就像是想从酒壶中寻找什么一样,寻找某些已经失去的、非常重要的...

全文链接
 

芸芸众生·之其一

转眼之间,快乐而短暂的暑假生活就已经结束了。明明连玩都没怎么玩,就已经又到了开学的日子。

我拉上了校服外套的拉链,对空无一人的家里喊了一声“我出门了”,然后离开了自己的家。

踏上了樱花飞舞的开学路——才怪。

现在是九月啊,九月。天气可正热着,连人都受不了这份热量,怎么可能还会有樱花飘落啊。那些会觉得能飘樱花的家伙,是游戏玩多了吧。日本是四月入学,所以才能看见樱花,非要说的话,这边也得是寒假结束的开学吧——虽然多半也看不见就是了。

不过,虽然看不见樱花,但我要去的学校,名为“雪樱高级中学”。听说最初是为了仿日式校园而投资建造的重点高中,所以仿取了这么个奇怪的名字。不过,话虽如此,重点高中...

全文链接
 

阳雨

“……又要下雨了啊。”

等我抬起沉重的眼皮的时候,窗户外边已经是一副阴沉沉的气象了。

明明正午刚过,阳光却已经少得可怜,云就像漆黑色的颜料一样,心不在焉地涂抹在原本蔚蓝的天空之中,将阳光全部阻挡在它们头顶。

说实话,我很讨厌这样的天气。虽然没什么原因,但就是觉得心情不爽。

而且,在这种无光的下午,根本集中不了注意力。学习也好,做别的事也好,最后都会变得心不在焉。

更令人讨厌的,就是这黑云所预兆着的、之后的暴雨了。

“……”

放学的时候,教室外边已经是倾盆大雨了。

空气和走廊的地板一起变得湿漉漉的,全部沾上了某种令人厌恶的液体,行人路过时发出的滑腻声音叫人恶心。

要在这种天气回...

全文链接
 

魔-救:梦境萦绕

  萦做了最后的道别,然后离开了梦境。

  他醒来了,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再次醒来。

  就像所有从此地梦醒的恶魔一样,萦从无边的黑暗之中踏出了第一步,然后,在时隔数百年、甚至数千年以后,重新感受到了太阳光线的温暖。

  “六鲸,我在这里沉眠了多久?”

  萦抖了抖身上那件异常宽大的衣服。那件衣服如同一个铁筒,将萦从鼻子遮到了脚跟,唯一露出的也就只有那双妖异的瞳孔。

  从他的脚边,慢慢飞出了六只形状相同的魔角,然后悬浮在了萦的肩头。

  “六百二十四年零七月二十三天十一小时……”

  “停,够了。”

  萦伸手打断了六鲸那机械质的声音,

  “我重申一遍我的规则,第一,所有信...

全文链接
 

永远少女外传·灵寂(二)

  山中无甲子。

  长久的与世隔绝,让巫女忘记了春秋年载,忘记了自己到底来到这里有多久。

  或许仅仅只是几年、或许已是十几年过去。

  巫女的容颜并没有因为时间的缘故而改变多少,神社也不因时间推移而显露衰败的痕迹。就好像在这远离尘世的神社当中,时间也被静滞。

  巫女隐约察觉到了这一点。她不知道这是自己的错觉,还是神明的诅咒。

  她不想追究这个问题的答案。正如她不会去思考那一年村民是否太过疯狂。

  如果是诅咒,那就承受;如果为他人带来痛苦,那就离开。一直以来,巫女都是这么做的。这样不会有任何人感到悲伤。

  这样就好。

  ·

  “我的名字是华清铃,特...

全文链接
 

永远少女外传·灵寂(一)

  前言:本篇外传分为三个篇章,共为《灵寂》、《仙罹》、《天穹》三篇,本文是首篇《灵寂》。这注定是一个遥遥无期的大坑,请不要期待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洁白轻灵的雪花飘落在这座密林之中,在枯落的树枝上铺了一层白色的新装。

  这些白色的精灵在哪里都肆意妄为,就连在供奉神明的神社,也不例外。

 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大门、在神社的地面上留下长达五寸的照痕时,一位不速之客来到了神社之前。

  灵知的巫女无精打采地打开了拉门,打着哈欠露出了脑袋。

  “你好,供奉神明的巫女。”

  “如果不是前来供奉、或是祭拜的话,这里不欢迎任何人类。”

  巫女毫不客气地驱逐着来客。...

全文链接
 

永远少女奇闻录:杺 月华篇(五)

  华清铃抬头看向天空。

  冬末春初的天空是很干净的,蔚蓝色的天空中没有任何一丝污秽。光是抬头看着天,就会觉得心情逐渐变好起来。

  更何况,在她头顶的穹顶牢笼,如今已困不住绯月。

  “还记得我们最开始是怎么遇见的吗?”

  “……不记得了。”

  “也是呢。”

  毕竟,只要绯月经历一次转生,她的记忆就会被抹去一大半。

  华清铃叹了口气。

  琴声继续在书屋的上空回响,带着一分忧伤,和九分的期望。

  ·

  当初——绯月还没有被囚禁在穹顶之上的时候——她们是在一处密林中的废弃神社相遇。

  由仙人暗堕、被千万人追杀的魔女,遇上了无数转生、失去记忆的...

全文链接
© 谦卑不恭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