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鸩于酒,置堇于肉。
 

——他会被撕成微笑着的碎片。

前记:阳雨CP 异世界paro,BE向。有向UT致敬的片段。

希望诸位幸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一)

看着手中的短刀在月光下闪闪发亮,这使你充满了决心。

(二)

狂风呼啸。

卡特琳娜向着无人的地方说道:

“这场战争不会结束,只会毫无意义地进行下去。这不是由谁而起的战争,这是诅咒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了?难道你又想阻止这场战争吗?没用的,只是浪费力气而已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哼,随你喜欢吧。只不过,不要后悔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卡特琳娜自始至终没有回过头。她所看向的夜空,连一颗星都没有。

(三)

秋雨晨有一个必须要去的地方。他并不认识那个地方,却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前往那儿的方向。

仅一件黑色斗篷在身,一个夜晚,秋雨晨便只身翻越了数里山路。

这是一个山村。它很奇怪地坐落在这里。任何路过的旅者都不会想在此停留,同时也会认为住在这里的人无法理喻——俗话说靠山吃山,然而这座秃山根本毫无资源。

住在这里跟自杀没什么区别。

尽管如此,秋雨晨也明白这里就是自己的目的地。

这里会是战争终结的地方。

(四)

然而,在秋雨晨再一次踏出脚步的瞬间,一连串淡蓝色的魔法箭矢从天而降、刺穿了他身前的位置。

若不是他反应迅速,这时候已经被纷乱的魔法撕成碎片了吧。

“——!”

针对他的攻击还没有结束。

火焰、冰霜、雷电接踵而至,如同一场精密计划、蓄势已久的精妙谋杀一般,紧凑的魔法甚至不留给秋雨晨喘息的余地。

然而,他在这场浩劫中找到了缝隙。

“——唔。”

在密集的魔法弹幕之下,秋雨晨不退反进,亮出了斗篷之下的短剑,切开了向他飞来的火球。

“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

从山的上坡传来了少女的惊呼声。或许是她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位置,魔法的风暴戛然而止。

秋雨晨利用这须臾的空当,翻上了少女所在的地方。

那是一名手持魔杖、毫无保留地释放着憎恨的少女。其憎恨之深,让一向淡漠的秋雨晨也吃了一惊。

“我想你一定很奇怪,为什么我这么恨你。”

少女震了震手中的魔杖,三颗魔法飞弹从杖尖飞跃,

“但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!去死吧,秋雨晨!”

远比刚才更甚的疑惑充斥了秋雨晨的内心。不过,越是如此,他越是不想战斗。

他不想进行这场不知所谓的争斗。对方是带着必死之心向他发起攻击,而他甚至不知道理由为何。

“让开,我要过去。”

秋雨晨再次切开魔法飞弹,沉声对少女说道。

“我不会让你过去的。我,李阳卿,对魔法女神米斯特拉起誓,会在这里阻止你!”

虽然不知道遭到忌恨的理由,但秋雨晨也差不多烦了。如果不在此将她打倒的话,恐怕还会纠缠更久吧。

抱着这样的想法,秋雨晨第一次向着少女——李阳卿——拔出了短剑。

贯彻着决心的、必中的一剑。

然而,落空了。

时空仿佛被什么东西撕裂、而又重新组合,秋雨晨的短剑没能越过那层模糊的屏障。

攻击失败的代价就是,迎接暴风雪的降临。

狂风夹杂着无数冰锥呼啸而过,在秋雨晨身上留下了数道血痕。

李阳卿咏唱着高等法术,毫无保留地消耗着自己的魔力。纵使秋雨晨能切碎魔法,却切不开狂风。

倘若这场暴风雪再持续半分钟,秋雨晨恐怕就会失去意识吧——

“阿卿,我回……”

——暴风雪骤停了。

“阿卿……雨晨……?!”

另一名青年突然从山丘之上翻越了下来,落在李阳卿背后,突然愣在了原地。

李阳卿头也不回地大吼道:

“退后!你别过来!”

“……?”

那家伙,是这个女孩的亲人吗?出现的时机还真是不凑巧……

……等一下,他刚才,喊了我的名字?

他们都认识我?这到底是……

“阿卿,你和雨晨在……练习吗?”

青年无视了李阳卿的话,神采奕奕地拿出了背上的长弓:

“也带上我一个吧!我会尽量保证不射中你的……”

“——我让你退后你听见了吗!!!”

李阳卿回身,一把推开了青年——

“没时间了,我要彻底杀了你!”

“——!”

虽然很莫名其妙,但是少女的杀意绝不是假的!

秋雨晨刚摆出备战架势,从李阳卿身上突然亮起了湛蓝色的光芒——

“阿卿!你在做什么!你想要干——”

世界突然被卷入一片混沌。

(五)

“——啧。”

秋雨晨的双脚落在了一片实地上。

虽然身边一片漆黑、什么也看不见,但是双脚及地的感觉是真实的。

他正在思索这里是哪里之时,眼前出现了一团光源,解答的人从那光芒之中现身:

“这里是时间之境,我所燃烧着的世界。在这里,无穷的时间叠加在一起互相挤压,反而连一秒钟的时间都不会流逝。”

“……”

秋雨晨没有搭话。

——时间的世界啊。果然,之前的时空撕裂感就是……

李阳卿从那光芒之中走了出来,举着手中的法杖:

“在这里,我有足够的时间,向女神控诉你的罪行,也将让你明白,自己是多么罪大恶极。”

——看起来,谜题会被自动揭开。

秋雨晨总算出了口气。

“我是时间旅行者,能够在我所知的时间中任意穿行。我的哥哥,李阳晟,是空间旅行者,同时拥有着无限平行世界的自己的记忆——

“而你,秋雨晨。我不知道你出了什么问题,或者是我哥哥出了什么问题。他说,在其他所有世界线里,他和你都是亲密无间的知音,或者是,恋人。”

“……恋人?”

即便是冷漠如秋雨晨,也不禁疑惑出声。

李阳卿微微点了点头:

“……是的,他是这么认为的。我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不是事实,只不过,他是一心一意地想要对你示好——

“——然而,「这个世界的你」却杀了他。”

“——!”

突然,从秋雨晨体内涌出了一种暴躁的情绪。他无法抑制地握住短剑,朝着李阳卿刺去——

“——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你发生了什么。但我已经厌烦了。我看着你,一次又一次地,杀死了我的哥哥,而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回溯时间。”

李阳卿轻易地躲开了这一击,

“我轮回无数次,想要找到你的问题所在,然而我却失败了无数次。——不用试图攻击我了,我已是时间的化身,你无法与时间对抗。”

秋雨晨已经数击落空。仅仅是几次挥击,就耗尽了他所有体力,让他停在原地大口喘气。

“……最后我发现,不是你出错了,而是你的存在,正是这个世界的错误。”

李阳卿高高地举起了法杖,

“因此,为了哥哥,我要驱逐你,哪怕你是秋雨晨——以魔法女神的名义,「涤罪之焰」!”

“——!”

秋雨晨马上举起短剑,想要防御李阳卿的魔法,然而并没有任何东西从法杖中放出。

魔法早已生效。

白色的火焰自秋雨晨的体内涌出,从他的血管、神经、骨髓之中,一寸一寸地焚烧着他的身体。

“唔………………”

倘若能被烧死,那该是多大的幸福。然而,那火焰并不会焚毁任何东西,只是蛀蚀着、撕咬着,让秋雨晨陷入永无止境的痛苦之中。

“你所积累的罪业越多,这火焰就越强烈……就请你仔细品尝一下,我的哥哥在无限轮回中所受到的痛苦与绝望。”

李阳卿放下了魔杖,像是看着一具尸体一般地,冷漠地向远方退去。

(六)

卡特琳娜从白椅上站了起来。

“记录点应该已经过了……这次的轮回被改变了吗?是晨……还是别的什么人……

“算了,这样也好。此般无聊至极的闹剧,差不多应该收场了。

“这一场只想得到伪造的幸福的「梦」,是时候醒来了。”

(七)

金精灵眼前的虚假星空中,开始出现了裂痕。

(八)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!!!!”

李阳卿因这哀嚎而感到心烦意乱。

“差不多了。现在,你就满怀苦痛地和这个世界道别吧。”

李阳卿收回了涤罪之焰,抬起法杖,准备用——

——一柄短剑贯穿了她的胸口。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“结束了,李阳卿。”

秋雨晨支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。他的双瞳涣散、根本没有聚焦在李阳卿的身上。

“不、可能……”

“……对不起。倘若感受那种痛苦能当作赎罪,就原谅我。”

秋雨晨擦了擦嘴角。

“但是我……唯独不能在这里停下。”

(九)

“阿卿!!!!!”

回过神来的时候,秋雨晨已经回到了原本的山丘之上。

李阳卿的胸口被秋雨晨的短剑彻底贯穿,虽然不是一击毙命,但也已是奄奄一息。

操纵时间的少女,最终也迎来了时间的终点。

“哥哥……我……我要死了……我不能再保护你了……”

“阿卿、你、你在说什么——雨晨!!你到底为什么——!!”

“哥哥……这样子的话……哪怕是你……这样的笨蛋……也能明白……这个「秋雨晨」绝不是……你心中的那个…………”

(十)

秋雨晨默默注视着李阳晟将李阳卿的遗体摆放在了槐树下。

然后,李阳晟取弓、搭箭。

“你应该有所觉悟了,「秋雨晨」。”

当听到这个名字时,秋雨晨的心被刺痛了一瞬。

“我的箭矢能阻断川流、撼动山岳,却不能保护我的至亲之人。我的父母、我的妹妹……还有你,秋雨晨。

“我亲眼看着在另一个世界本应美满的一切在我眼前崩塌。就算我能穿越平行世界又如何?我始终拯救不了任何东西。

“无论哪个世界的我都是这样。我的弓是无用者的弓弩,我的箭是懦弱者的箭矢……

“……你明白我的感受吗?这种,所有幸福的东西都从面前消失的感觉……”

箭羽破音,满溢着悲伤的箭矢擦着秋雨晨的脸飞过,击中了他背后的山体,土石崩碎。

直到这时秋雨晨才反应到——李阳晟刚刚射出了一箭。

“我想……你的心中,一定也是和我同样的感受吧。”

(十一)

“我……会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我明白,你就是秋雨晨,和其他世界的你没有什么区别。只不过,这个世界的你还没有停下……”

李阳晟没有再搭上第二根箭。

“拜托你了,雨晨……我……我不会因为阿卿责怪你的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秋雨晨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短剑。

从短剑剑身的反光中,恍惚间能看到另一个自己——那是一个怎样的自己?

在原地踟蹰不前,只会目送他人远去,故意用冷漠掩饰自己的恐惧——

“…………”

那是一个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。那就是被兄妹宣称是另一个世界的秋雨晨么?

有那么一瞬间,秋雨晨动摇了。

他对自己一直坚定不移的目标感到了疑惑。

他仿佛看见了一些不存在的东西——

烟花。孔明灯。

那只被紧紧握在手中的手表。

那些无可取代的日子,还有那些人们——

——那不正是秋雨晨「如今站在这里的理由」吗?

“……抱歉,李阳晟。我不能成为你渴望的人,我是为了打倒你而走到这里的。”

秋雨晨向着空气挥出了一剑。

那一剑将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切羁绊一同斩断。

李阳晟的眼神死去了。

(十二)

“你到底是为了什么?!”

又一支箭从秋雨晨耳边呼啸而过。

那不是仁慈,那是警告——眼前的射手有100%的把握能够一箭射穿自己的大脑。

意味着只要自己再向前一步,那支箭可能就扎在自己脑袋上了。

然而,即便如此——

“为了杀死你,为了终结这一切。”

秋雨晨往前踏出了一步。

“可是,为什么——”

“——你比谁都清楚。”

秋雨晨跑了起来。

“你骗过了李阳卿,骗过了秋雨晨,甚至骗过了自己——然而,你骗不过这个世界。”

(十三)

伪造的星空已经支离破碎。卡特琳娜现在悬崖边上,看着从星空之后溢出的黑色潮水。

“这个世界早已腐坏了。把自己自缚在茧中,苦苦支撑着一个又一个轮回——这又是何苦。

“没有什么能够永恒,也该明白这一点了吧?

“……只是,这种结局还是无法避免吗……果然,如果可以的话,还是希望晨能有个好结局吧。”

(十四)

“呵……呵呵……原来是这样。原来如此。”

李阳晟笑了起来。

如果那还能算得上是笑的话。

“所以这个世界的「秋雨晨」才会变得异常,才会对我拔刀相向——你已经算不上是秋雨晨了,而是这个世界的化身,对吗?”

“随便你怎么想都行。”

李阳晟举起了弓。箭头已经对准了秋雨晨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连这样一个小小的世界也要来摧毁?我碍着你的事了吗?”

“是的。——或者说,不为什么,因为我能。”

秋雨晨继续向前。他甚至不举起短剑,不做出任何防备的姿态,就这么向前走着。

“给你一个机会吧。如果你能杀死我,你也就证明了你的能力,我就不再干预你的世界。”

“……雨晨……”

李阳晟发出了哭一般的声音。

“虽然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听见,但我还是要说——我知道的,我知道你还在那具身体里面。所以,停下吧,住手,不要再往前了。”

一支箭落在了秋雨晨的脚前,

“这是最后一次警告。”

秋雨晨绕来了那支箭。

“下一箭,我就会射穿你的心脏。”

秋雨晨拔出了短剑。

“快住手……雨晨……现在还来得及!”

秋雨晨俯身、蹬地,向着李阳晟冲了过来——

“雨晨……我还是相信你能回来的……!”

“咻——”

——乓!

秋雨晨随手挡下了这一箭。

“太慢了。和之前那一箭相比,实在是太慢了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不可能……我做不到的。哪怕是你在我面前杀死了我的妹妹,我也……”

李阳晟像是觉悟了一般,卸下了长弓和箭袋,瘫倒在地上。

“因为,我还是相信你啊。我相信,在最后的最后,秋雨晨一定会回来的,一定会……”

秋雨晨的短剑,已经悬在了他的头顶。

李阳晟闭上了双眼。

“……对不起……李阳晟……原谅我……对不起——”

(十五)

那些从星空外边涌入的黑色潮水已经没到了卡特琳娜的胸口。

她毫不在乎地挽起了头发。

“对不起,晨,这一次也没能帮上你。如果下次还能相见的话,我一定会——”

(十六)

时间和空间在面前彻底崩塌。

少女的音容和青年的微笑,有如毒药一般不断侵蚀着秋雨晨的内心。

直到最后也仍然对自己微笑的那个人,却还是被自己亲手杀死。

直到临终前,还说着相信自己。

而他,却通过逃避自己、逃避一切,成为了最后活下来的人。

“……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…………”

他无声地嚎叫。

绝望化为实体,从他身上满盈而出。

(十七)

秋雨晨从尸体上拔出了短剑,转身,朝着那不断涌来的黑色潮水走去。

(十八)

没有月光。没有星星。也不存在任何光芒。

你握紧了手中的短剑,这使你充满了决心。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1)
 
 
热度(3)
 
下一篇
© 谦卑不恭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