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鸩于酒,置堇于肉。
 

箭之色丶乃绿色

(一)

“初次见面。我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弓兵而已。不过既然被叫来了还是会好好工作的。”

眼前的绿色弓兵露出了今后会经常见到的商业微笑,这么说道。

默默无闻?在能够击碎星辰、或者能够降下神罚的千万大英雄中,居然还存在如此平凡的英灵,真的不是英灵殿搞错了吗——

绿色的弓兵苦笑着回应:

“——我也一直这么认为。不过很遗憾,看来并不是搞错了。没办法,我只能全力以赴地尽我所能,也请御主你全力以赴地容忍我的存在吧。”


(二)

第一次注意到这个“默默无闻”的弓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回想起来,大概是从那个城镇外开始的吧。

被称作罗宾汉——虽然他一再强调自己只是继承这个名号的无名小卒——的男人面无表情地虐杀了一队正准备前来袭击的山贼后,一边对我问着“你还好吧?”一边递上了一份烤肉。

怎么可能有人在目击了那种画面以后还有心情吃东西啊!更不用说是烤肉了……

“抱歉,让御主你看到这幅景象。不过,我一直都是这么活过来的。”

罗宾汉收回了烤肉,若无其事地塞进了自己嘴里:

“我只是个卑劣的游侠而已,不是什么圣人,也不是什么大英雄。为了保护那个村子里的人,就不得不杀死别人。哪怕是再肮脏的手段我也要用,不用的话就无法敌过他们,不用的话就——”

他眨了眨眼睛,欲言又止。

那一瞬间,他的脸上仿佛蒙上了一层深绿色的阴霾。那层阴霾隔开了我和他,将他变得难以琢磨。


(三)

正如他自己所说,他不是什么大英雄,没有什么神乎其神的技能。

罗宾汉无法在出征特异点的时候立下赫赫战功。他擅长的并非正面作战,而是战前的破坏准备。并不仅仅是在丛林之中才能发动,在奥尔良的草原上、伦敦的巷道里,甚至是卡米洛特的森林之中,他都能作下万分的准备——

“虽然只能对付一些杂兵,但至少能削去四成兵力的话,其他人也会稍微轻松些吧?”

这么说着的罗宾汉,比其他从者更早地出发,然后在世界各处留下自己的踪迹。

而当其他从者在战场上互相拼命的时候,他却退缩回我的身旁,口口声声说着“我真是没什么能力啊”这样的话。

实际上是想回来保护我的安全吧?

“嗯?我喜欢的对象仅限于妇女和小孩,可不包括御主你啊~当然了,如果是你命令的话,保护的工作也会当然会做的了。”

——当我问起的时候,他这么回答道。


(四)

罗宾汉是个奇特的从者。

有的时候,能看见他和诸葛孔明先生在热情地探讨陷阱的布置方法,或者是抚摸着杰克小姐的头、为她梳理头发。他的性格很好,无论和谁都能变成朋友,他的身边从是不缺乏热闹的事的。

然而,只有一直注视着他的我才知道,他就像个真正的游侠一样,在每个人的身旁经过,却又从不停留在谁那里。

就像他那墨绿色的斗篷一样,无论我怎么尝试,也从来没有真正抓住过。

他永远带着标准的商业笑容,若隐若现,与人交往,却又刻意地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只在他一个人的时候,他会露出疲惫的表情吗?

他会哭吗?会想家吗?——会后悔吗?


(五)

“罗宾,你会后悔吗?”

在山之民那里大办宴会、酒至半酣的时候,我因为酒量不胜、悄悄退出了宴会,却在崖壁上遇见了罗宾汉。

大概是为了避开人群跑到这里,却不小心被我撞见了吧。

或许是酒精发作,我一冲动就问出了口。

“后悔?后悔什么?”

“生前的事情。拼命保护村民,最后却被村民反水、而丧命于自己最爱的土地上。”

“——以后少喝一点,御主的酒量不太好呢。”

罗宾汉微笑地转过头看着我。

“后悔有什么用呢。而且,我不后悔。如果他们不撇清和我的关系的话,村子也会被军队剿灭的吧?我好歹直到最后也一直在保护村子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别那么伤心嘛。人固有一死,我只是死的比较早而已。”
罗宾汉站了起来,晃了晃脑袋,

“啊,这里风挺冷的,酒也差不多醒了,该轮到我回去守夜——”

“——等等。”

——又想要离开了吗。

那个从不停留的精灵,又一次,想要从我指尖溜走——

“——喂、御主、等下、那个地方是!!!”

“——抓到了。”

“啊……?”

“抓到了,罗宾的斗篷,还有,你这样焦虑的表情——”

——罗宾的脸涨的通红。

“我不会反水你的。所以——”


(六)

“喂,那边那个绿色的家伙。”

“啊?哟,这不是大英雄嘛。”

“嗯?你知道我啊。”

“是啊,毕竟以「那个」就终结战斗的英灵,也只有你一人了吧。话说回来,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嗯?不,只是,看你一个人在这里,所以就不自觉地……”

“这样啊……不过,我是在侦察地形,所以非得一个人不可。”

“原来如此,这就是你保护大家、战斗的方式啊。”

“战斗我可是外行。比起你这样「射手」代名词的大英雄来说,我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小弓兵而已啊。”

“——嗯,怎么说呢?成为英灵之后,就没有什么微不足道的说法了吧?”

“……啊?”

“在该干的时候干的家伙,不就是被称为英雄的嘛——!……虽然我也不是很懂啦!哈哈哈!——啊,村子那边好像在叫我了,我先回去了!加油吧,绿色的「英雄」!”

“真是爽朗的家伙啊……”

叹了口气。

“不过……英雄……吗……”


(番外)

在奥尔良的那会儿,罗宾汉经常看着冲在前线的卫宫,气的跳脚:

“怎么会有冲在最前线的Archer啊!那家伙懂不懂规矩啊!”

现在想想,我觉得,那其实是羡慕吧?

他明明和卫宫是同样温柔的人、想要保护同伴的心情也绝不会输给卫宫。然而,没有卫宫那样健硕的躯体和技巧的他,只能躲在后方静静地守护。

像卫宫那样冲锋陷阵、流血受伤的战斗,会不会也是他所期望的呢?

“——别用那种炽热的眼光看着我。先说好,像那样的骑士道之类的东西,我可是最讨厌了啊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罗宾汉并没有看着我,而是眯起眼、看向了远方。那似乎是很远很远的地方,远到我无法触及的地方——

——在那个地方,或许有他所期望的东西吧?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12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谦卑不恭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