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鸩于酒,置堇于肉。
 

平凡无奇的日常

七月一日。

对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来说,这是个平平无奇的日子,事实也确实如此。

只不过,对于经历了一年地狱生涯的高三学子来说,这一天是新的人生的伊始。

距离高考结束已经过去了二十天,如同暴风雨般的狂欢已经逐渐转向了平静。该玩的也都已经玩过一遍了,该做的也都已经做过了。

合照、表白、通宵打游戏、或是旅游。也许这就是青春吧。

“哟,让你久等了。”

有人从后面拍了拍秋雨晨的肩膀,凑到了他身旁。

秋雨晨停住了在手机上打字的手,顺势把手机收了起来:

“没,我也是才刚到……”

“真的刚到吗?我看你都已经出汗了。”

李阳晟曲起食指,在秋雨晨的鼻尖上轻轻刮过一下。

虽然还没有进入酷暑,但温度已经到了一个很酷的数字。哪怕是待在树荫下,站久了也会出一身汗吧。

秋雨晨下意识地往后躲了一下,仍旧没有躲开,只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:

“啧……既然清楚的话,就好好反省一下啊!”

“我可是按照约定时间准时到的哦,我才没有什么需要反省的地方啦。”

李阳晟笑嘻嘻地说道:

“倒是你,我不希望你以后每次都早来这么久,准时到就行了,迟到我也不会怪你的。”

“……知道了。”

秋雨晨一甩头,也不知道究竟听进去了没有。

“好了,别闹别扭了。你不是有要买的东西吗?离电影开场还有段时间,趁现在我们一起去买了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说起来,我还不知道你要买什么啊?”

“手机链。上次被人扯断了,打算买新的。”

“啊,这样啊,那我也买一个吧。”

“你也?你不是……”

“有什么问题吗?要买就我们一起买一套的嘛。”

“那倒是没问题……算了,随你吧。”

谈话间,两人已经走到了饰品店门口,

“既然要买的话,那就仔细挑一会儿吧。”

“……这个怎么样?”

“不要。粉红色太娘了。”

“那这一对呢?很可爱嘛。”

“你能不能选正常一点的!”

“你要求好高喔……”

从那对情侣进门开始,无所事事的店员就已经注意到他们了。这个没什么生意的地方,也只有偶尔进来买东西的情侣值得引人注目了。

单马尾的小女生和高大的男朋友,还真是标准套路。

片刻功夫之后,店员就已经明白他们想要买什么了——这一对情侣是想买一对手机链吧。

这个时候就需要专业人士出场了!

“这位先生、女士,这里是我们推荐的情侣款——”

“——!!!”

店员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其中的某人狠狠地瞪住了——

然后,「她」就在什么也没说的情况下,突然离开了饰品店。

“诶……欸?这个……”

“啊!他不太会和陌生人聊天,对不起!我就买这个了吧,可以吗?”

“啊……嗯……好的,一共是十五块……”

在店员的嘟囔声中,李阳晟匆忙收起手机链,转身朝门外跑了出去。

“雨晨!!!”

“小声点,我就在这。我又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秋雨晨拍了拍李阳晟的后背,从他身旁走了过来,

“而且,被认成女孩子也不是第一次了……”

“但你还是会不高兴吧。喏,就当是我给你的赔礼。”

李阳晟拆开了那一对情侣款的手机链,将其中之一递给了秋雨晨,另外一个被他收入囊中——他还没有属于自己的智能机,所以,虽然买了手机链却不能用。

“我还是觉得,款式什么的不太有所谓啦。对我来说,只要这个东西能证明我喜欢你,就已经足够了。”

“原来你是这么觉得的啊。”

秋雨晨看着右手掌心的手机链。那个店员推荐的还算不错,不显得太过可爱,算是勉强合格,

“我是觉得,既然是和你一起用的,那我一定会一直一直带在身边……那,果然,还是精心挑选一下比较好吧?”

“什么啊……你、你这……太犯规了吧!这样不就显得我很缺心眼嘛!我回去重选就是了!”

李阳晟一下子脸红了起来,向秋雨晨伸出手,想要拿回那个手机链。

“不要。我很喜欢这个,毕竟是你送的嘛。”

秋雨晨收回了右手,用左手握住了李阳晟伸出的手:

“走吧!快要来不及了。”

“真期待啊!这可是休○克曼复出以后的第一部电影,作为复出戏,一定会特别下功夫吧!”

“你还真是喜欢休○克曼呢。”

“是啊!毕竟他的身材超好,而且性格也很暖——等下,你别误会,我不是喜欢他,我只是想成为他那样的人。”

“没事,我才不会那样想……啊。”

秋雨晨突然在路边的书报亭前面停下了脚步。李阳晟奇怪地转过了身:

“怎么了雨晨……”

“不不不没事!你先去车站等我,我有点东西要买。”

“啊……好,那你快点。公交车可不是出租车,它们才不会等我们。”

在他的推搡下,李阳晟一头雾水地向前走去。秋雨晨这才松了口气,回过头拿起了位于书报亭一角的某本杂志。

杂志本身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其中的某个内容——《白恶魔与堕天使传说》限定特典。恐怕是某种合作活动吧。总之这期特典只有这本杂志附赠,而且因为小众杂志的印刷量并不多,所以限定特典在粉丝圈里已经炒到了很高的价格——

“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见真货……”

秋雨晨激动万分地付了钱,颤抖的手准备翻开杂志——

“喂!雨晨!叫你怎么都没反应啊!你买了什么呢?”

“啊!我,我那个什么……”

“来不及解释了!公交到了,快走!”

李阳晟指了指身后的公交,两人一齐回头,正好目睹了公交车门砰地关上。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秋雨晨颤抖着掏出了手机:

“距离电影开场还有十分钟,距离下一班公交还有十五分钟……对不起……是我害了你,明明是你那么期待的电影……对不起!”

“不,我们还有机会!直到最后一刻前都不能轻言放弃……”

李阳晟突然俯下身,扎紧自己的鞋带。

从他的双眼中冒出了火热的光芒。

“你……你该不会想……!!”

“做得到的!松冈老师说过!人只要想去做,就绝对没有做不到的事情!Never give up!!!”

“不可能做的到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—!!!!!”

“咳咳……咳咳咳……呕——”

“雨晨!你没事吧?!”

“我没事……才有鬼了……”

秋雨晨几乎是以鬼缠身的姿势扭曲地附着在李阳晟的身上。同样是一头大汗,李阳晟的精神明显比秋雨晨好的多。

毕竟徒步追公交这种事,对千年不出门的宅男来说,可是足以用在《我最难忘的一天》里的素材。

“别这么说嘛!只要你努力一下,还是可以做到的!以后和我一起锻炼吧?”

“……我只对腰部锻炼感兴趣。”

“嗯?是吗?你的爱好很奇怪呢。那先从每天五十个仰卧起坐开始吧!”

“算了。我确信了,你是个白痴。”

秋雨晨长长地叹了口气。然而谁让他对这个白痴一往情深呢。这么想来的话,自己不也像个白痴一样。

白痴配白痴,倒是天造地和的一对儿。

“别这么损我嘛!好歹也是赶上电影了。”

李阳晟扶着秋雨晨,把这条章鱼人拖进了电影院,

“你先去座位上坐着吧,我去买两杯可乐,你要爆米花吗?”

“不要……”

“看你这样子多半也吃不下吧……好啦,出了一身汗很黏的,不要靠着我了。”

“知道了……”

目送秋雨晨走进二号观影厅以后,李阳晟转身走向了前台——

“嗯?”

他看见了某个熟悉的身影。

那是他此时此刻最不想看见的女孩。虽说他们曾经的感情值得佳话,但在现在,那段感情反而会成为李阳晟的阻碍。

“不会吧……她为什么也在这里?!”

——不妙啊!要是被她发现我和秋雨晨一起来看电影的话,肯定会被……

“对不起,雨晨,只有这次,请原谅我吧!”

结果最后还是没买到可乐。

“……就是这样。这次轮到我来说对不起了。”

李阳晟苦笑着戴上了3D眼镜。

“没事,我也不是那么想喝可乐。”

秋雨晨背靠在椅垫上,看起来没什么精神:

“不过……明明看到了妹妹却不去打招呼,你这做哥哥的可真狠心。”

“那是因为……!要是被她发现我和你在一起的话,我一定会被勒索一大笔零花钱!而且她说不定还会黏上来,到那时候今天的约会就完蛋了!”

李阳晟也往后一趟,半个身子都陷进柔软的靠垫之中。

“哦~比起可爱的妹妹,还是约会更重要呀?”

“毕竟她未来还能找到男朋友来爱她,而你却只剩我了。”

“干嘛说的我像个没人爱的可怜虫一样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嘛。”

李阳晟停顿了一下,接着道:

“我想,比起她那边,还是你更需要我一点。虽然我也很在乎她……但是……既然是和你的约会,那我就——诶?”

他还在苦苦思索怎么开口才好,突然觉得肩膀一沉。扭头一看,他的恋人微微侧着头,倚靠在他的肩膀上一动不动。

“唉,真是的,我可使足了劲才能说出那么不要脸的话诶……”

如果不是在电影院这种氛围下的话,肯定再也说不出这种话了吧!真希望他能听到啊……虽然,不听到也好……

“雨晨,雨晨!秋雨晨,醒醒,吃烤山兔咯?”

“……啊……什么……李阳晟……?唔,我睡着了?”

——话说为什么是烤山兔?

秋雨晨左右晃了晃脑袋。头比之前更沉了。衣服里侧凉嗖嗖的,恐怕是吸了汗之后就变成这样了。

啊,这种感觉,很熟悉。

“我大概,感冒了。”

“什么,真的吗,让我看看——”

李阳晟一手撩起了秋雨晨的头发,把手背贴在了他的额头上边。

从额上传来的热度确实比平时高出不少。

“不好意思啊,难得你请我看电影,我却睡着了……”

“这会儿就别说什么对不起了。是我硬要拉着你跑过来才会生病的,要说对不起也是我说才对。走吧,我送你回家。”

李阳晟苦笑了一下,拉起秋雨晨的手。

或许是以前沉闷过头的缘故,秋雨晨很喜欢提前开口、向对方道歉。即便和开朗的李阳晟交往了近一年有所好转,这毛病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改掉的。

“嗯,麻烦了……”

昏昏沉沉昏昏沉沉。

“你就先躺在床上休息,我去给你找身干净点的睡衣来。”

“……嗯……”

“中午我给你熬点粥吧。你家的药柜在哪儿?”

“在……玄关的柜子那里。”

“嗯,吃过饭以后就吃点药吧。你先休息。”

秋雨晨很想睁开眼睛看着李阳晟,但是眼皮实在太过沉重。

全身肌肉发软,平衡感也被破坏殆尽。虽然明知自己躺在床上,却总是在担心自己会滑下去。

唉,早知道就不陪那个笨蛋跑了。

至于今天看的电影,秋雨晨多少有些感兴趣吧,但他不是会为了电影而刻意出门去电影院的人。

他纯粹只是想看这部电影、能在和李阳晟聊天的时候有个谈资而已。结果这样的机会也被他睡过去了。

啊,计划全被打乱了,好麻烦啊。

“雨晨?还醒着吗?换身衣服再睡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听到李阳晟的声音,秋雨晨勉强坐起了身,睁开了一只眼睛。

结果自己还没抬起手,身上的衣服就被对方干脆利落地扒光了。

“……真熟练啊。”

“那还用说吗?快穿上吧,不然我可……”

“我可是在生病啊,你这禽兽。”

秋雨晨瞪了他一眼,尔后又叹了口气,

“而且万一传染给你怎么办……”

“哈哈哈,不会的,我身体强壮得很,从小到大还没生过病呢!”

“是吗,那可真叫人羡慕。”

秋雨晨慢慢地把睡衣穿了起来。在此期间,李阳晟仿佛受不了似的,干脆转身对着墙面壁思过了。

“你再躺会儿吧,我去给你熬粥。睡着了也不要紧,我会叫你起来的。”

“啊……嗯……”

听到这话,秋雨晨乖乖地把自己埋进了被窝里边。

“……粥啊。”

已经很久没有人为我熬过粥了。

虽然家里也不是没有人在,但是弟弟那个混蛋先不说,别看妈妈平时笑盈盈的,谁知道她脑子里都在想着什么……

生病的时候,大部分都是干脆连他们也不告诉,一股劲地拼命忍住就过去了。

像这么正儿八经地被人照顾,已经是……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
怎么说呢。虽然之前被那么对待,但大概是习惯了,也可能是因为他也是这不正常家庭中的一员的缘故吧,秋雨晨心里并没有升起对父母、弟弟的恨意。

现在剩下的,只有一种仿佛被包裹在蛋壳之中、朦胧温暖的舒适感。

他就在这样的幸福感中,昏昏沉沉地睡着了——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1)
 
 
热度(1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谦卑不恭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