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鸩于酒,置堇于肉。
 

——吻。

“哈啊……你怎么起那么早……”


悠夜推开了卧室的房门,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看向沙发上坐着的人。


“你睡糊涂了吧。我起得晚了,你的早饭怎么办?”


罗德里克·弗拉基米尔翘着二郎腿,躺在沙发上,悠然自得地端着一份报纸在那读着。


“也是……啊。谢谢你。”


圣桥悠夜一边理着自己的长发,一边走进了洗漱间,


“不过你干嘛像个老古董一样。现在哪有人还看报纸啊。”


“我对纸质的东西感情很深。我和它们相处的时间可比和你在一起久多了。”


罗德里克收起了报纸,随手丢进了空间袋:


“公主大人,今天我要出门一趟,午饭麻烦你自己动手吧,可以吗?”


“可以倒是可以……不过你要去做什么啊?”


“蒸汽那边有点事情拜托我。上次欠了他一个人情,我没理由推脱。”


罗德里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同样走进了洗漱间。在悠夜耷拉着眼皮、叼着牙刷的时候,罗德开始打理她那及腰的长发:


“冰箱里有充足的速食食材,只要你……”


“……不要。我要亲自下厨。”


悠夜咕噜咕噜地吐掉了漱口水后,抬起头娇嗔道。


这句话让罗德里克一愣,旋即叹了口气:


“好吧,那我给你施一个法术,能让你今天之内下厨绝不会引发爆炸。”


“你什么意思啊——!”


“把头转过来,然后闭上眼睛,我要画法阵了。”


不知是相信罗德,还是她确实心虚的需要这个法术——悠夜乖乖地闭上了眼,听凭罗德里克发落。


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那个狡猾的男人就这么亲吻了上来,一边顺势盘住了悠夜的后腰,一边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。


吸血鬼轻轻咬破了自己的舌尖,一丝血液混杂在唾沫之中交融而去。吸血鬼的血不同于人类的血液,那是种甜美的毒药,美味到足以让人上瘾。


这是吸血鬼对少女恶作剧的一点小小补偿。


这个短暂的恶作剧之吻很快就结束了。少女脸红着挣脱开来,哼了一声以后便往洗漱间外走去。


“对了,法术可不只是骗骗你而已。那些血液在你嘴里,足以释放法术保护你了。”


罗德里克偷笑着走出洗漱间,清了清嗓子以后,便走向大门,


“煎蛋、酱油和牛奶都在餐厅,吃完以后记得把盘子洗了。我先出门了。”


“啊。罗德,等下,我有个东西要给你。”


“嗯?什么东西?”


罗德里克现在门前,疑惑地回过头来——


“呜姆。”


少女踮起脚尖,用双臂紧紧绕住他的脖子,向他索吻。罗德里克本想躲开的,少女却强硬地吻了上去,如同她才是饥渴的吸血鬼般,索求着男人的爱和亲密。


在一开始,少女还是颇为害羞的。但交往的时间越久,悠夜就变得逐渐习惯起来,有时还会像这样主动进攻。罗德里克和她一样享受着爱情的诱惑,两个人经由着一个吻,肆无忌惮地释放着、同时也接收着对方的爱意。


“——这是,我要给你的告别之吻唷。”


“笨蛋,别学人家主妇干的事情啊,你还只是个学生呢。”


罗德里克宠溺地抚了抚悠夜的头发,又低头在她脸上轻轻一啄:


“不过,我也不讨厌。我会尽快赶回来的,在家乖乖待着喔,公主大人。”


“哼——说好了喔,早点回家!”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谦卑不恭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