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鸩于酒,置堇于肉。
 

永远少女奇闻录:杺 月华篇(四)

  绯月登上了书屋的屋顶。

  在夜晚的时候,洛基特总是一个人在这里坐着,看着漫天繁星的变化。于是,有时候绯月干完了活,也会来这里陪她坐着。

  虽然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,但绯月觉得,两个人坐在一起,总比一个人坐着来的不孤单。

  不过,在这个午后,却已有人占领了屋顶的位置。

  那位不速之客——华清铃以夸张的姿势平躺在屋顶上,像只猫一样地睡着午觉。

  “……”

  绯月愣了一下,为了不吵到华清铃的清梦,便转身向楼下走去——

  “不必走了。我已经被你弄醒了。”

  “对、对不起……!”

  “没什么好对不起的,只不过是我自己太敏感了而已……”

  华清铃坐起了身,打了个哈欠,然后转向了绯月。

  她的目光瞬间被绯月手里抱着的那东西所吸引:

  “嗯?你还会弹吉他么?我从来没看你弹过啊。”

  “大、大概吧……”

  “连自己到底会不会都不清楚啊。”

  “呜……”

  华清铃感叹了一声。她抬起手,拍了拍身边的屋顶:

  “在这里坐吧。”

  “可以吗……?可是,不会打扰到你午睡……”

  “没关系,反正我也睡腻了。来弹弹让我听听吧。”

  华清铃往外挪了挪位置,示意绯月在她身旁坐下。

  虽然有些难为情,但绯月慢慢走了过去,在华清铃身旁坐了下来,将吉他摆正了位置。

  如果说这里只有一个人能让绯月觉得不紧张,就只有华清铃而已了。

  是因为她什么都不在乎的性格吗?还是因为和她以前就相识呢?

  绯月稍微调试了一下琴弦,然后试着演奏了一小段音乐。

  “还记得乐谱么?”

  “嗯……一边弹一边想的话,好像能想起来。”

  “那弹给我听听吧。”

  “……嗯。”

  绯月再次把手指搭在了琴弦之上。

  这一把被诅咒的吉他似乎也不甘愿沦为封印品,努力地发出了美妙的音色来。

  “……哈。没想到你还有这种能力。”

  “我自己也不怎么清楚……”

  “没办法,毕竟你的体质那么特殊。”

  华清铃苦笑一声,声音变得轻柔起来:

  “不过,一切都过去了。在这里就什么都不用害怕了,放心吧,绯月。”

  “……嗯。”

  绯月简单地应了一声,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。
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3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谦卑不恭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