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鸩于酒,置堇于肉。
 

魔-救:梦境萦绕

  萦做了最后的道别,然后离开了梦境。

  他醒来了,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再次醒来。

  就像所有从此地梦醒的恶魔一样,萦从无边的黑暗之中踏出了第一步,然后,在时隔数百年、甚至数千年以后,重新感受到了太阳光线的温暖。

  “六鲸,我在这里沉眠了多久?”

  萦抖了抖身上那件异常宽大的衣服。那件衣服如同一个铁筒,将萦从鼻子遮到了脚跟,唯一露出的也就只有那双妖异的瞳孔。

  从他的脚边,慢慢飞出了六只形状相同的魔角,然后悬浮在了萦的肩头。

  “六百二十四年零七月二十三天十一小时……”

  “停,够了。”

  萦伸手打断了六鲸那机械质的声音,

  “我重申一遍我的规则,第一,所有信息尽可能简短地报给我,第二,给我收回你那恶心人的声音。”

  “六百年不见,偶尔开次玩笑也无所谓,嗯哼?”

  悬浮在萦身旁的六只魔角绕着他转了个圈,发出了轻快的少年声音。

  萦无视了六鲸的嘲讽,接着大踏步向前走去。

  目光所及之处,皆是荒芜。

  “这六百年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“你知道的。其实在你跳进时空裂隙之前你就已经很明白了不是吗?”

  六鲸继续在萦身边转圈,

  “魔都毁灭了,你的一切都不存在了,亲人、爱人、友人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……包括你那十万零七千六……”

  “我再说一遍,别特么给我报那么长的数字!”

  萦突然伸手,一把抓住了六鲸其中之一。

  “……二十本黄书也都被烧了。”

  “啪!”

  萦狠狠地捏碎了手中的魔角。

  “……你特么再把我的魔导书说成黄书试试?”

  被捏碎的魔角碎片在空中飞舞了半圈,又重新组成到一起,变回了原来的样子。

  “在魔都灭亡的当下,咱俩是最后相依为命的魔都居民了,你可要对我好一点哈。”

  “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“很混乱。我的能力有限,在失去魔都的情况下,我只能探测到附近二十公里内的情况。”

  六鲸这么说着,围成的圈逐渐开始向周围扩散开来,

  “这么一看,魔都还真是大呢,周围一圈全部都是废墟、废墟和废墟。”

  “六鲸,用这个。”

  萦从长衣下伸出了戴着手套的右手,将一张羊皮卷轴拿了出来。

  “噢,阁下的大作啊。这年代羊皮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,你可省着点用。”

  六鲸一边这么说着,一边用其中一只角戳起了萦手中的羊皮纸,然后用其他五只角将卷轴撕得粉碎。

  “就算过了六百年,你制作的卷轴效果还是那么出色,现在看的清楚的多了……等等。”

  六鲸同时瞄准了同一个方向,

  “那边居然有个……人类少女?在这片魔都废墟之中?为什么?”

  “啧。管她为什么, 过去再说。”

  萦脚下发力,朝六鲸面向的方向瞬间发力,开始在低空中迅速飞行起来。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3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谦卑不恭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