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鸩于酒,置堇于肉。
 

阳雨

“……又要下雨了啊。”

等我抬起沉重的眼皮的时候,窗户外边已经是一副阴沉沉的气象了。

明明正午刚过,阳光却已经少得可怜,云就像漆黑色的颜料一样,心不在焉地涂抹在原本蔚蓝的天空之中,将阳光全部阻挡在它们头顶。

说实话,我很讨厌这样的天气。虽然没什么原因,但就是觉得心情不爽。

而且,在这种无光的下午,根本集中不了注意力。学习也好,做别的事也好,最后都会变得心不在焉。

更令人讨厌的,就是这黑云所预兆着的、之后的暴雨了。

“……”

放学的时候,教室外边已经是倾盆大雨了。

空气和走廊的地板一起变得湿漉漉的,全部沾上了某种令人厌恶的液体,行人路过时发出的滑腻声音叫人恶心。

要在这种天气回家,肯定不能全身而退了。

“……!”

——啊。

不会吧。

我将右手伸向了背后的书包,却摸了个空。直到这时,我才猛然惊觉,自己忘记带伞出来了。

原因,好像是,昨天的天气预报,说,今天,是,阴天,转晴。

“……”

算了,我就不该指望天气预报的。

天就是这样,当你带了伞的时候,便是晴天,唯独当你没带伞的那天,就会下暴雨。

这下,别说全身而退了,全身上下只要有一块地方是干净的,就已经是上天保佑了……

“喂。”

我还在考虑用什么姿势冲出教室、迎接暴雨的时候,突然被人拍了拍肩膀。

然后,头顶上就被什么东西盖住了——

“你是笨蛋吗!在屋子里撑伞的话,人会变矮的!”

我赶紧躲开了头顶上的那把伞,朝着别的地方逃窜而去。

李阳晟微笑着收起了那把藏青色的雨伞,略带嘲讽地说道:

“你才是笨蛋吗,这种明显是骗小孩的话,连我妹妹都已经不会相信了哦?”

“嘁……”

我不打算跟他争论这种毫无意义的话题,不然的话就一定会被他揪着这一点不放、死缠烂打到窝火。

“你没带伞吧?”

“……唔。”

……被他看出来了吗。

越是这种落魄的时候,就越是会被别人洞察出来。真是让人难堪。

不过,反正是他的话,也无所谓了。

“没带。如果我明天没来上课,那就说明我发烧了,在家里躺着,记得帮我请个假。”

我向后甩了甩手,向李阳晟示意了一下以后,就朝着门外走去——

“慢点。”

李阳晟从背后拉住了我的肩膀——我说,为什么不是拉住手臂、而是拉住肩膀。是在嘲笑我太矮吗,是这样吗?!

他硬是拽住了我,从后面跟了上来。与此同时,小小的黑影也盖在了我的脑袋上:

“不介意的话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“你家不是在闹市区吗?根本不顺路吧。”

“多走一段路而已,总比看着你淋雨强。”

“你就这么把你妹妹一个人留在家里?”

“嗯,说的也是。我打个电话回家,让她先自己弄一下吧。”

李阳晟说着,掏出了自己的手机,开始拨号起来。

虽然对被他照顾这件事感到稍稍有些难堪,但是,差不多已经习惯了——那家伙本来就有照顾别人的天性。而且,要说真的冲进雨幕里、变成一只落汤鸡,我还是会很不爽的。

被李阳晟帮了一把,也算是好事……吧?

这个时候,李阳晟放下了手机,塞回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,笑着说道:

“啊,解决了。走吧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这么说着,我们一起走进了大雨之中——

“——哗。”

……搞什么。

刚踏出一步,我就已经被迎头打湿了脑袋。

我抬头一看。

李阳晟那把藏青色的小伞……根本不足以同时遮住两个人。也就是说,现在,我和他都被雨淋的湿透……

“算了,与其这样两个人一起被淋,我先走了。”

我向他挥了挥手,干脆从雨伞下走进了大雨之中。

真是如豆般的雨水啊……打在脑袋上,还稍微有点疼……

“……嘿!”

背后传来了李阳晟的声音,接着,落在我脑袋上的雨点一下子全部消失了。

“你在做什么啊。”

“把伞全部让给你的话,就没关系了吧?”

“你是笨蛋吗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……”

我无话可说。

原本还想多劝他两句,但是,他是那种一旦做出决定就很难劝回来的人……算了,就由着他吧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“打扰了。”

……结果,他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进我家门了。

说着什么“想等雨小一点了再走”,但是总感觉这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势头。

还好老妈和老弟都不在家,就算多一个人也无所谓吧。

……大概。

“雨晨,浴室能借一下吗?”

“……你还想在我家洗澡?”

“那是当然的吧。反正都已经进来了。”

“我这可没有给你换洗的衣服。”

“借一件给我穿嘛。”

“我俩差了十公分吧,你觉得你穿得下……喂,你别突然开始脱衣服啊!!!”

我把书包擦干以后丢在沙发上、回过头来的时候,他已经脱掉了大衣,正在解自己的裤腰带——

“我都说了没有衣服给你换吧?!”

“可是贴在身上很黏啊。”

他完全没有停手的样子,三下五除二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——

“好歹给我进浴室脱去!!!”

“……烦死了。”

当初我就不该放他进门……不对,当初我就不该跟他一起回来,还不如干脆淋湿得了。

我一边把锅里的泡面装碗、然后端到客厅的桌上,一边解开了自己的围裙。

虽然并不会溅出多少油花,但带着围裙已经是我的习惯了……只不过并不是什么值得特意拿出来说的事情。

今天老妈和老弟也不在家,随便弄点吃的糊弄过去就行了。在等李阳晟洗完澡之前的时间里,我已经吃完了自己的那一碗。

对了,再干点坏事儿、报复他一下吧。

我偷偷把餐桌里的可乐换成了红酒——反正放在家里也不会有人喝的——放在了另一边的桌上,然后默默地等李阳晟从浴室里走出来。

“你家晚饭都不等所有人一起的吗?”

等李阳晟洗完澡、裹着浴巾走出来、面对着一桌残羹剩饭的时候,他忍不住露出了头疼的表情。

“我家所有人都不会在晚饭之前洗澡。”

我闷着气回了一句,指了指沙发上的一套睡衣,

“没别的衣服,拿我的睡衣凑合吧。你吃饭,我去洗澡。”

“刚吃完饭就洗澡,对身体不好呢。”

“不用你管。”

多半又是什么伪科学。我才不会因为这种事,改变我这么多年以来的习惯呢。

“呼……哇啊!”

我刚走出浴室,把睡衣套在自己脑袋上的时候,突然从旁边跳出一个黑影,把我堵在了墙角。

“李阳晟?!”

他突然来这么一下,吓了我一跳。

这是恶作剧?对我把可乐换成红酒的报复?还是——

我悄悄地瞥了一眼餐桌。

透明的玻璃杯里,连一滴红酒都没有剩下。

……我靠,不会吧。

这家伙酒量这么差,不会把那一杯红酒一口闷了吧?!

“……雨晨。”

李阳晟的脸贴在我的额头上,开始轻轻地诉说起来。从唇边吹出的风,还带着令人微醺的酒气。

他轻轻笑了起来,笑的很灿烂,笑的很愉悦:

“你故意把可乐换成红酒,是什么意思……?”

“……啊……”

李阳晟,他还清醒着?

他的酒量不是很差吗,不是一小杯都能喝醉吗?!今天怎么还这么清醒?!

“恶作剧……也该有个限度。你明明知道……阳卿还在家里等着我吧?你觉得,我这个样子……还能回去吗?”

李阳晟抓住了我的睡衣领子,把我按在了墙上。

糟了……他是真的生气了……

虽然平时总是一副带着笑容的样子,但是,他一旦生起气来的话,就会变得特别固执、特别暴躁……

“那个,我,只是……”

我还在脑内编织语言、打算扯个谎圆过去的时候,李阳晟突然把脸凑了过来。

热得发烫的双唇生硬地贴在了我的嘴上。

“……!”

——怎、怎么在这时候……

虽然差不多已经习惯了……但是,这人一喝醉酒果然就会很粗暴啊……

……稍微,有点难受……

“哈啊……那个,李阳晟……”

“惩罚。”

“……诶?”

他刚刚……说了什么?

李阳晟眯起了眼睛,突然笑了起来——我打赌,那绝对不是高兴的笑容。

他的笑容里,带着一种奇怪的感情,像蛇一般迅速窜上了我的后背。

“跪下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虽然我很想反抗,但是他比我高了整整十公分——而且,酒醉了的他,用尽了蛮力。

“……咳!”

——好痛!就不能温柔点吗……

李阳晟按着我的肩膀,把我的身体压了下来,然后,突然解下了裤子——

“……!”

……等、等等,他、他认真的吗……

虽然我们已经在一起挺久的了,但这种事还没有做过。并不是觉得抗拒,只是,多少有点心慌……

“雨晨,对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,你不介意吧?”

李阳晟仍旧挂着那张笑容,对我笑着说道。

——这人真可怕。

我在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声,然后,把脸贴了上去——

……结果,还是做出了这种事啊。

算了,反正迟早都会做的。捅破了这一层纸,之后的事情还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啊……

……话说回来,〇液的味道真的不怎么好。

而且还很黏。

“雨晨。”

“怎么、唔……!”

我还在回味刚才做的事,李阳晟突然又粗暴地拎着我的衣服、把我抓了起来。

还不等我反应过来,他就一把推开卧室的房门,带着我闯了进去——

“我、我说,李阳晟——!”

回过神来的时候,我已经躺在了床上、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掉了一半。

“啊,怎么了?”

李阳晟的裤子解到一半,突然被我叫出,露出了些许不耐烦的表情。

“你真的想要……”

“不然呢。”

李阳晟笑了笑。这个笑容,驱散了他所有的粗暴和不耐烦——就如同一直以来那个开朗、温和的他一样。

……他真的喝醉了吗?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喜欢到、想要疯狂地占有你。”

李阳晟干脆地解开了裤子,然后突然跨在我的身上:

“这有错吗?”

“不、那个……我只是……还没做好心理准备。再、再让我做下准备……”

我下意识地擦了擦嘴。

虽然说……迟早都会……但是,一想到真的要做,心里还有点紧张。

就像明知打针只不过是痛一下的事情,但看见针筒的时候还是心脏狂跳一样……

……不对,等一下,这个比喻不太恰当……

“那个,李阳晟……我……”

我深吸了一口气……

……然后身上突然被压住了。

“……啊?”

李阳晟一头倒在了我的身上,脑袋深深地陷进了旁边的枕头里,一动不动地……睡着了?

……喝醉了以后撑到现在,终于睡着了啊。

“……这家伙。”

……所以我终于鼓起勇气以后,他就睡着了,是吗。

这种感觉还真是……

“唉。”

我把李阳晟的身体推开,让他仰面躺在我的床上,然后把被子铺了开来、盖在了他的身上。

做完这一切之后,我忍不住揉了揉脑袋:

“……我是谁家的媳妇儿吗。”

虽然不讨厌这种感觉。

“唉……”

今天叹的气比上三个月加起来都多。

看着李阳晟的睡脸,我忍不住挠了挠后颈:

“算了……先出去把碗刷了吧……”

……至于今天做的事会有什么后果……车到山前必有路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。

我是这么想着的。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谦卑不恭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