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鸩于酒,置堇于肉。
 

芸芸众生·之其一

转眼之间,快乐而短暂的暑假生活就已经结束了。明明连玩都没怎么玩,就已经又到了开学的日子。

我拉上了校服外套的拉链,对空无一人的家里喊了一声“我出门了”,然后离开了自己的家。

踏上了樱花飞舞的开学路——才怪。

现在是九月啊,九月。天气可正热着,连人都受不了这份热量,怎么可能还会有樱花飘落啊。那些会觉得能飘樱花的家伙,是游戏玩多了吧。日本是四月入学,所以才能看见樱花,非要说的话,这边也得是寒假结束的开学吧——虽然多半也看不见就是了。

不过,虽然看不见樱花,但我要去的学校,名为“雪樱高级中学”。听说最初是为了仿日式校园而投资建造的重点高中,所以仿取了这么个奇怪的名字。不过,话虽如此,重点高中就是重点高中,升学率相当优秀,想考入这所高中也需要花上不少努力才行。

虽然暑假在家里宅了两个月,但是对附近的路线还是不会忘记的。我轻车熟路地坐上了四路公交,和周围的人挤在一起,开向雪樱高中。

“林诩,真早啊。”

当我踏入班级大门的时候,已经有几个人在班级里了。我的好友、全校公认的大帅哥姜夔向我搭话道。

班里其他人都向我投来了诧异的目光。见到是我之后,又回过头去,各自干各自的事情了。

我叹了口气,使劲把脑袋往大衣领子里缩了缩,简单地答了一句:

“你不也一样么。”

姜夔虽然还想再和我说些什么,但看我径直走到了自己的座位,翻开了一本小说,就不搭话了。

唉,不是我不想理你,是你身上的现充光芒实在是太闪耀了,我实在无法触及啊。

于是我就一直坐在座位上,散发出一股“别来搭理我”的气场——事实上也没人想搭理我——一直持续到了班主任陈老师走进教室。

陈老师是个很严厉的人,有他在场,就算是全班最调皮的学生也不敢随便讲话。一时间,整个班级变得鸦雀无声。

“丰鑫,人都到齐了吗?”

陈老师向班长丰鑫问道。丰鑫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推了推眼镜,一个个清点起来。很快,他就说道:

“四十一个,齐了。”

“好,那我就提前把一些事情讲了。”

陈老师清了清嗓子,道:

“从这个学期开始,有一名新的转学生会转入我们班级来学习。希望大家能尽快和新的同学打好关系,一起进步。”

一听到这话,原本就在底下有些骚动的同学们就忍不住开始窃窃私语起来。

我下意识地朝窗外望了望,果然有一袭黑发在墙后晃动着。看来是个女生啊。恐怕他们已经窥见了新同学的真面目,所以才这么兴奋吧。

说实话,我也蛮好奇的。因为啊,开学的时候突然有转学生转进来,不是轻小说的标志性桥段吗?

然后男主角就会和转学生进行一系列的互动,要么就是一起穿越到异世界打怪,要么就是被转学生开发了超能力然后打怪,要么就是被转学生指名“挑战”然后打怪,要么就是被代理死神然后打怪……

喂,为什么都是打怪啊!我才不相信什么怪力乱神,就不能来一段正常一点的日常生活吗!

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陈老师已经招呼新同学进来了。

一头漂亮的黑色单马尾伴随着少女的脚步一摇一摆,红色西装制服配着红黑色的格子裙,实在是太夺人眼球。

男生们真是大饱了一回眼福——尤其是当最后的目光注视到她的脸上时,发现她是个美人的那一刻,大家的心都砰砰直跳。

她居然在大热天穿着学校的正式制服,不怕被热出病来吗……不过,同样也穿着制服外套的我,也没资格指责别人……

“这位就是我们的新同学沈瑛。因为之前发给她的夏装校服尺寸不合,所以这段时间会暂时穿着正装。沈瑛同学,你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沈瑛点了点头,目光转移到整个班级上,说道:

“我叫沈瑛,原先是F市的市二女中的学生,因为某些原因转入了这里和大家一起学习,今后请多多指教。”

话音刚落,班长丰鑫就带头鼓掌起来,一时间,热闹的掌声响成一片。

等掌声自发停下后,陈老师不断盘旋着的目光也停了下来,道:

“沈瑛,你就先坐在最后一排那个空出来的位置上,坐在林诩旁边吧。就是那个也穿着制服外套的同学旁边。”

陈老师话还没说完,大部分男生就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杀向了我。令我有点意外的是,姜夔居然也对我投来相同的视线。

因为我们高中为了防止学生早恋,一般是禁止男女同桌的,但很不幸的是,现在只有我身边有空位,所以我独享特例。

不过恐怕陈老师相信我根本不会早恋,也占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吧。

沈瑛没有说话,而是背着书包,径直走向了我的身旁,毫不在意地坐了下来。

我这时候才发现,和她的书包背在一起的,还有一个黑色长条形的袋子。这是特立独行的行李袋吗?算了,反正和我没什么关系,就不去在意了。

看见同学们还把目光集中在沈瑛身上,陈老师又清了清嗓子,说道:

“好了,接下来我就要讲一些大家都听过好几遍,但是我必须每次都强调的事情……”

这么说的话,后面的话已经不用听了,我也不想听。

接着埋头看我的小说好了。

这时候,转学生突然从笔袋里拿出笔来,找出一本旧的草稿本,唰唰唰地写了起来。她的笔袋不是平常女生爱用的卖萌型,而是黑色、有点帅气的类型。

啊,大概知道这个新同桌是什么类型的人了。虽然相处起来可能有点麻烦,但是遵守以前的方针的话,应该没什么问题吧。

就在我打算接着埋头读书的时候,沈瑛突然将面前的本子推到了我身前。

本子上用水笔写着“你为什么穿制服大衣?”还用红笔重重地圈了起来。

不会吧,连这种事都要问吗?我就喜欢这么穿,怎么的啊。

于是我毫不客气地回写道:

“这是我的个人爱好,我觉得很帅。”

这样一来,应该就会被觉得是中二病,或者是脑子被热傻了的男生,然后被讨厌,然后就能被远离了吧。起码不再会自来熟地跟我搭话了吧。

没想到,沈瑛接过本子,突然“噗嗤”一声,偷偷笑了出来。好在她笑得很轻,没被陈老师注意到,不然就遭殃了。

不过,我觉得无论如何,我都遭殃了。

她很快就把本子传了回来:

“你喜欢剑道吗?”

剑道?其实我还挺喜欢剑的,手里拿着一把漆黑的魔剑,一剑就能挥出超级能量波,类似于“月牙天冲”那种东西,是每一个男孩子的梦想吧。

我没多想,就随手写了个“喜欢”上去,递还给沈瑛。不久,沈瑛又把本子塞了过来。

我还以为她又会问什么奇怪的问题,结果在那一连串问题的最后,她这么写到:

“那我们就是朋友了!有件事情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呢?”

我一双眼睛都瞪得快飞出眼眶了。

搞什么啊!这根本莫名其妙啊!哪有转学过来,突然就向陌生同学提出“帮我个忙吧”这样的要求的啊!而且这和剑道有什么关系啊!

我还没来得及回复,沈瑛突然又抢过本子,奋笔写下最后一句,然后合上了笔盖。

“午休的时候我们聊聊吧!。”

好不容易熬到了上午结束。基本上都是陈老师和其他任课老师讲的老掉牙的废话,拜他们所赐,我带来的这本小说已经翻过一半了。

下午还要去拿新教材,中午吃饱一点吧。

“林诩,一起去食堂吗?”

其他同学都三五成群地离开了教室,我唯一的好友姜夔走了过来,向我搭话道。

我收起了小说,点了点头:

“嗯,走吧……”

“等一下。”

我刚打算起身,大衣的下摆突然被人抓住。

沈瑛站了起来,挡在了我和姜夔中间。

“林诩,和我下去买面包吧,约好了还有事要说呢。”

啊……好像是有那么回事来着,虽然应该说是被强迫的吧……可是为什么要去买面包啊?

沈瑛瞥了姜夔一眼,然后朝我露出了笑容:

“当然是因为有些事不方便让其他人听到啊。”

“啊?”

我和姜夔同时愣住了。这句话暧昧的让人绝望。

“林诩,你以前认识她?”

“不认识啊。”

我摇了摇头。难道是“小时候住在隔壁的青梅竹马,约定好了长大以后要结婚”的桥段?

别开玩笑了,我的童年可是黑暗的一塌糊涂啊!别说青梅竹马了,就连一起玩的小伙伴都没有。而且我确实不认识她。

“马上就会认识的,不用担心。不快点的话,就来不及了。”

沈瑛松开了我的一角,干脆拽着我的胳膊,把我往门外拉了出去。她的力气很大,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拖出去数米远。

我只好半转过身,无奈地朝姜夔顺道:

“对不起……你先走吧。”

“没事。你加油。”

为什么是加油!我要在什么地方加油啊?!

我们所在的高二四班是在D栋教学楼的二楼,所以想要去小卖部,必须先下楼,然后再穿过E栋才行。

沈瑛一路把我拖到了楼梯口,挤进了下楼的人流之中。可能是为了避热,也可能是纯粹的礼让,四周的同学看见了穿着制服正装的沈瑛,都让开了一条小路。

“那个,我说,沈瑛同学?”

好不容易借着一个机会甩开了沈瑛的手,我退开一步,和她拉开一段距离,

“我真的不认识你,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?”

“我也不认识你啊,但是我们的喜好相同,就是朋友了嘛。”

沈瑛笑嘻嘻地说道。或许是意识到男女之间应该保持适当距离……又或者是纯粹感到了炎热,她没有再靠过来了。

“相同喜好?”

“嗯,就是我们都喜欢剑道啊。”

为什么这样就是朋友了?!这个前提和结论根本毫无关系吧?

“因为师父说过,只有心如止水的人才会真正喜欢剑道。你一定也是吧?”

啊?等等,她说的剑道居然是玩真的吗?还有亲手传授技艺的师父登场了!怪不得一个女孩子力气那么大,原来你是练习剑道的吗!摆在你桌脚边的不是行李,而是剑袋啊!

我该怎么回答才好?难道我要如实招来:我喜欢的“剑道”是动漫里的那种,大喊着“九头龙闪”然后一瞬间砍出九刀的浮夸流派吗?还好刚才没有模仿着说出“剑是凶器,剑术是杀人的伎俩……”这种话,不然绝对会被一刀KO的啊!

就算是沈瑛心慈手软地饶了我一命,她师父听说这件事,也会用刀把我的脑袋削下来祭祖吧!

为了保全性命,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。

沈瑛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,仿佛旗开得胜的将军一样:

“是吧。能在转学的第一天就能认识新朋友,我很幸运呢。”

相对来讲,我则是超级不幸啊。

事到如今再想推脱已经来不及了,我只能无奈地跟着她跑向了小卖部。

因为小卖部里人太多,穿着正装制服的沈瑛可能会闷出一身热汗来,所以我让她等在小卖部门前,只身一人闯入了龙潭。好不容易挤进人堆里,从货价上拿下两个红豆面包和一瓶矿泉水,付了钱以后,我就快步退了出来。

沈瑛双手背在身后,右脚不停地在地上蹭来蹭去。大概是在她身边走来走去、向她行注目礼的同学们让她很尴尬。

那是当然的吧,大家都穿着白衬衫和黑长裤,只有你是显眼的红西服和格子裙啊。

为了消除尴尬,当我走出店门的时候,沈瑛赶紧向前两步迎了上来。

“喏。”

我把红豆面包和矿泉水递给了沈瑛,

“我看你第一天来,没带着水吧?就当我是请你的。”

“谢谢!”

沈瑛的眼里放出了兴奋的神光,接过了面包和水。也许是因为我为她解了围感到高兴,又或者是因为能认识新朋友而感到兴奋吧。谁知道呢。

她是因为误会才把我当成朋友,这样的关系肯定是持续不久的。在她恼羞成怒地发现我的真面目之前,稍微把她当成朋友来对待也没什么问题吧。

于是,我走到了和她并肩的位置,在周围同学更加诧异的目光中,向她搭话道:

“沈瑛,你要和我说什么事啊?”

沈瑛有些为难地转了转头,原本盯着她看的同学马上扭开了视线。她低声对我说道:

“嗯……路上人太多了,回到教室以后,我再跟你说,行吗?”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1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谦卑不恭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