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鸩于酒,置堇于肉。
 

【三十题训练】DAY1——其中一方失去能力×你为什么对我家这么熟悉

这是一个发生在数百年前的、古老的故事。

也是一个毫无意义的、每个日常中的一天。

“喂,这里借我躲一会儿。” 

“啊?躲什么?等下,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?”

“猜的。”

罗德里克·弗拉基米尔甩着披风,突然就闯入了拉琪尔·萝丝芙洛拉的家中,这让躺在沙发上、还在眯着眼睛小憩的她大吃一惊。

也由不得后者惊讶。拉琪尔是一名居无定所的流浪法师,甚至以“云游的野玫瑰”这样的称号在魔法界闻名。这也是她前不久刚刚在这里租到的屋子。

这个地方离罗德里克的家——或者,用他一直坚称的那样:「宅邸」——还是有一定距离的。他不可能就这么突然找过来,更何况,这间屋子还被拉琪尔布下了隐匿的法阵。

“我说了是猜的,碰巧而已。”

罗德里克,那个一向高傲、目中无人的吸血鬼,甚至没有观察过拉琪尔的新家,就一头扎进了盥洗室。在披风隐去的最后那一刻,拉琪尔看清了他现在的样子。

那个浑身浴血的样子叫人害怕。洁白的学会制服和披风上满是还未干透的血迹,他最心爱的披风也变得破损不堪。这样惨痛的模样,是拉琪尔从未在罗德里克身上看见过的。

某种不祥的预感瞬间笼罩了拉琪尔,让她不得不迅速冲了过去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该死。他们还真下的了手。”

罗德里克一边脱下了身上的学会制服,一边对着镜子仔细地观察起自己的身体来。

他的身上满是溢血的弹孔,将他的身体造成了一座血红色的蜂窝。若非他是不老不死的吸血鬼,此时早已是一具干尸。

不过……

“你那引以为豪的自愈能力去哪了?被狼人吃掉了吗?”

“借我几卷绷带。……那群家伙,比狼人凶残多了,他们给我打了抑制针。”

罗德里克抄起桌上的镊子,咬着牙把深深刺入体内的弹丸给拔了出来。他的手法相当粗暴,每一次拔出子弹,都带出一片模糊的血肉。

“咳……”

“你白痴吗。都知道自己已经没法自愈,还在这样摧残自己?”

拉琪尔止住了罗德里克的动作,向他伸出手:

“给我。”

“……随你吧。”

罗德里克愣了一下,还是乖乖地把手里的镊子交给了拉琪尔。

拉琪尔撩起了深红色的额发,束到了耳后。然后她把绷带放在手边,举起了镊子:

“没见过你这么糟蹋自己的。好在,虽然你失去了自愈能力,但还剩下吸血鬼这条硬命。可算没死在了外边。”

“不仅是自愈能力。嘁,要是我能用魔法,也不至于落魄到这个地步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,所以给我老老实实地别动,我可不想让你死在我家里。现在,把刚才发生的事讲给我听吧。”

拉琪尔仰着头看着身前的高傲男人,在他的脸上露出了痛苦和仇恨的神色。

虽然从认识他开始,他就是一个目中无人的家伙,对身边的一切都抱着非同寻常的敌意。但是这么明显的

“我被他们暗算了。那群人趁我不备,切下了我的脑袋。在我重新长出头颅的这段时间里,他们给我的身体里注入了抑制剂。这一针抑制剂摧毁了我的自愈能力,我这个长到一半的脑袋也随之停在了这个阶段,”

罗德里克伸出手指,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,

“所以那些该死的咒文,我现在一个都想不起来。”

“所以你就顺便失去了魔法能力咯?那你现在不就是个废人嘛。”

拉琪尔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“我把这事讲给你听不是让你来嘲笑我的!”

“我知道我知道。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,就暂且饶了我吧。”

拉琪尔放下了镊子,用绷带仔仔细细地给罗德里克身上包扎,几乎将他裹成了木乃伊,

“我给许多生物包扎过,影蛛、龙蛇,还有狮鹫或者幻天马……嗯,给「罗德里克」包扎,还是第一次呢。”

“……干嘛把我单独拉出来列一个生物种族啊。”

“因为你傻。”

她拍了拍罗德里克的后背,看着满地狼藉,忍不住叹了口气,

“唉,我才打扫干净的新家啊——”

“有什么关系,反正用一点魔法伎俩就能解决了。魔法不就是这么用的吗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

拉琪尔从地上捡起了那件血红色的制服,

“嗯~真让人羡慕啊,法拉则学会的「大魔导师」制服,我一直都想要一件呢。”

“凭你的本事,随便就能去拿一个大魔导师称号吧?”

看着那件沾满血渍的制服在拉琪尔的魔法之下变得干净如初。罗德里克重新把那件制服套回到自己身上:

“这样的制服你想要多少件就能有多少件吧。”

“不。我不会去法拉则学会的,因为有你在那儿。”

“是吗,那可真是抱歉。”

罗德里克又接过自己的披风,甩身披在身上。

“看来在能力恢复以前,我只能躲在你的庇护之下了。”

“我这里可没有多余的房间给你住。那边的房间是给我养的影蛛和龙蛇住的。”

“没关系,我和影蛛的关系比和你的还好。”

“是吗,那可真是非常令人嫉妒了。”

拉琪尔装模作样地说道,

“行了,我可不打算让好不容易养起来的影蛛被你给吃了。睡我房间吧。”

“是吗,那我就不客气了,我有点累先睡会儿。”

话音未落,罗德里克就打开了卧室的房门,一溜烟跑了进去。

“喂!你那是什么反应速度!……而且你为什么知道那里是我的房间?!”

“嗯?我不是说过了吗,我都是猜的。反正打开的门如果不是卧室的话,那就再换一扇门打开。”

罗德里克又从房间里探出头来:

“我的直觉向来都是很准的。就像,不管你去了哪里,我都能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一样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一番话让拉琪尔愣住了。

“只要我想的话,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找到你——野玫瑰小姐。”

“……这话留着给你女朋友说去。”

“真没意思啊,拉琪尔。话说回来,你又打算什么时候找男朋友?”

“不管你的事吧。”

拉琪尔亮出自己的右手,一团金黄色的光芒在她的掌心跃动。罗德里克明白那是什么,那是魔法元素的波动。只要拉琪尔念头一动,那团光芒就能马上刺穿罗德里克的胸膛。

这摆明了是在欺负罗德里克不能用魔法。

“咳咳……我们还是说回正事吧。”

罗德里克赶紧干咳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,把话题导向了另一边:

“我总不能就穿着这件制服睡觉吧?”

“你脱光了睡我也不介意。”

“我介意。鬼才知道你床上会不会摆了什么蜘蛛体液,我才不打算以身试毒。”

拉琪尔忍着笑说道:

“我这里可没有什么男人能穿的衣服。当然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的睡裙你也可以拿去穿。”

“……真是见鬼。”

罗德里克黑着脸把门“砰”地关上。

不久之后,卧室之中就传出了翻箱倒柜的声音……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1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谦卑不恭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