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鸩于酒,置堇于肉。
 

永远少女外传·灵寂(二)

  山中无甲子。

  长久的与世隔绝,让巫女忘记了春秋年载,忘记了自己到底来到这里有多久。

  或许仅仅只是几年、或许已是十几年过去。

  巫女的容颜并没有因为时间的缘故而改变多少,神社也不因时间推移而显露衰败的痕迹。就好像在这远离尘世的神社当中,时间也被静滞。

  巫女隐约察觉到了这一点。她不知道这是自己的错觉,还是神明的诅咒。

  她不想追究这个问题的答案。正如她不会去思考那一年村民是否太过疯狂。

  如果是诅咒,那就承受;如果为他人带来痛苦,那就离开。一直以来,巫女都是这么做的。这样不会有任何人感到悲伤。

  这样就好。

  ·

  “我的名字是华清铃,特...

全文链接
 

永远少女外传·灵寂(一)

  前言:本篇外传分为三个篇章,共为《灵寂》、《仙罹》、《天穹》三篇,本文是首篇《灵寂》。这注定是一个遥遥无期的大坑,请不要期待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洁白轻灵的雪花飘落在这座密林之中,在枯落的树枝上铺了一层白色的新装。

  这些白色的精灵在哪里都肆意妄为,就连在供奉神明的神社,也不例外。

 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大门、在神社的地面上留下长达五寸的照痕时,一位不速之客来到了神社之前。

  灵知的巫女无精打采地打开了拉门,打着哈欠露出了脑袋。

  “你好,供奉神明的巫女。”

  “如果不是前来供奉、或是祭拜的话,这里不欢迎任何人类。”

  巫女毫不客气地驱逐着来客。...

全文链接
 

永远少女奇闻录:杺 月华篇(五)

  华清铃抬头看向天空。

  冬末春初的天空是很干净的,蔚蓝色的天空中没有任何一丝污秽。光是抬头看着天,就会觉得心情逐渐变好起来。

  更何况,在她头顶的穹顶牢笼,如今已困不住绯月。

  “还记得我们最开始是怎么遇见的吗?”

  “……不记得了。”

  “也是呢。”

  毕竟,只要绯月经历一次转生,她的记忆就会被抹去一大半。

  华清铃叹了口气。

  琴声继续在书屋的上空回响,带着一分忧伤,和九分的期望。

  ·

  当初——绯月还没有被囚禁在穹顶之上的时候——她们是在一处密林中的废弃神社相遇。

  由仙人暗堕、被千万人追杀的魔女,遇上了无数转生、失去记忆的...

全文链接
 

永远少女奇闻录:杺 月华篇(四)

  绯月登上了书屋的屋顶。

  在夜晚的时候,洛基特总是一个人在这里坐着,看着漫天繁星的变化。于是,有时候绯月干完了活,也会来这里陪她坐着。

  虽然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,但绯月觉得,两个人坐在一起,总比一个人坐着来的不孤单。

  不过,在这个午后,却已有人占领了屋顶的位置。

  那位不速之客——华清铃以夸张的姿势平躺在屋顶上,像只猫一样地睡着午觉。

  “……”

  绯月愣了一下,为了不吵到华清铃的清梦,便转身向楼下走去——

  “不必走了。我已经被你弄醒了。”

  “对、对不起……!”

  “没什么好对不起的,只不过是我自己太敏感了而已……”

  华清铃坐起了身,打了个...

全文链接
 

永远少女奇闻录:杺 月华篇(三)

  “嗯……不是不愿意。”

  听到最后的“拒绝”两字,绯月急忙摇了摇头。在内心挣扎了一会儿以后,她开口道:

  “就是……那个,在封印起来之前,能让我试试吗……?”

  “试试?你要试什么?”

  “试、试试吉他……”

  “啊?”

  除了绯月以外的其他三人,一同露出了吃惊的神色。

  莉莉不可置信地盯着绯月,下意识地把这当作了玩笑,然而看看她的表情,却又格外认真。想象和现实的差异,让她的大脑短路了那么一下子。

  在当机了五秒钟以后,莉莉第一个出声道:

  “……啊?”

  “果、果然不行吗……对不起!”

  错把这个反应当作拒绝的绯月急忙弯腰,害怕似的道歉起来。...

全文链接
 

永远少女奇闻录:杺 月华篇(二)

  “诅咒之物么。那些神父们搞不定的烫手山芋,就一律推给我们,是么?”

  莉莉把目光转向了爱莎放下的吉他上,

  “我记得,我有说过不要带教堂的东西回来。我这里可不是福利院,从不接没有报酬的生意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只是这种东西放在门口,看着实在不顺眼。”

  “还真像你的风格……”

  女仆长认真的性格之中,带着一种特殊的强迫症。于是这把吉他就成了牺牲品。

  莉莉盯着爱莎在书屋之中走来走去,不断地拿出了各种各样的道具——

  除灵用的封条、除灵用的盐、除灵用的圣水……

  “一个鬼的家里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除灵用的道具?”

  “为了防止你们有人突然暴走,然后把我吃了。”...

全文链接
 

永远少女奇闻录:杺 月华篇(一)

  冬去春来。

  象征着凛冬的寒霜还未从枝丫上彻底褪去,但树尖上轻轻长出的芽儿,昭示着春季已悄然而至。

  明明冬眠的熊都没能睡得安稳,时间女神却早已开始催促鸟儿搬个新家。

  如此感叹着时间的严厉,莉莉将白皙而修长的手指搭在书页上,轻轻捻起一角,然后,小心翼翼地翻了过去。她就像看书一样,已经无数次看着春秋轮回,雪尽花开。慢慢地翻过书页,不知不觉之间,一本书就已结束。

  这一年也被如此翻过。

  仔细算来,名为“永远少女亭”的书屋开始正式转型,也已经过了一个年头了。

  最初,这个阴暗的书屋还只是潜藏在深夜之中的一隅,店里也只有店长莉莉、以及唯一一名店员茕华两人而已。

  然...

全文链接
© 谦卑不恭|Powered by LOFTER